邵阳新闻网_中文资讯_体坛赛事_娱乐时尚_产业资讯_财经科技_房产汽车|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单机 > 正文内容

惹爱上身:霸道总裁宠妻成瘾最新章节_《惹爱上身:霸道总裁宠妻成瘾》 正文 第五百三十九章 别挑战我的耐心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来源:邵阳新闻网   时间: 2019-05-14

    江离陌知道这是安妮尔另外一层意思,只是微笑点头,“那行,你好好休息吧。”

    安妮尔不以为意的撇撇嘴,而后上楼了。

    二人离开了莫格山庄,唐绵绵便问道,“你今天打算去哪里?”

    “还没想好。”江离陌漫无目的的开着车,“罗马一日游怎么样?”

    “啊?”唐绵绵呆了一下,随即点头,“可以啊,你觉得好就好。”

    虽然她已经更龙夜爵一起罗马一日游过,但毕竟是人家生日,不好拒绝的。

    江离陌心里自然是有另外的打算。

    他的计划,跟当初龙夜爵的安排几乎差不多,都跟着罗马假日的电影来安排的。

    用江离陌的话来说,他虽然生长在这个城市,但却没有这么惬意的游玩过。

    因为……没遇上可以一起游玩的人。

    江离陌今日显得很开心,脸上的笑容就没断过。

    他们一起吃冰淇淋,一起拍照,一起坐马车……

    在安静的教堂祈祷,在斗兽场畅聊古文化,在广场上看腾飞的鸽子。

    甚至来到了曾经的真理之口。

    唐绵绵还记得当时龙夜爵说的那些话,虽然威胁比较多,但现在细想起来,却有种甜蜜的感觉。

    那个时候两人处于冷战的局面,相互试探着对方的真心,却又相互伤害。

    他问她,五年前为何离开?她说是因为他没钱,现在回来是因为他又有钱了。

    现在细想起来,这个解释,完全没有任何的可信度!

    【你跟洛非墨真的有孩子了?】

    【我孩子管他叫爹地。】

    【既然孩子是他的,为什么不结婚?洛非墨告诉我你们没结婚。】

    【……】

    【对,我们没结婚。】

    【你不觉得矛盾吗?】

    【不是说一个问题不能问两次吗?问题都问完了吧?我手也好好的,这说明我的回答都是真心话。】

   &nb鹤壁治癫痫的医院哪家正规sp;他满脸不屑的回答,【都说了是口地下井!】

    而现在,江离陌也将手伸在了真理之口之中。

    唐绵绵几乎下意识的说道,“这个只是地下井而已。”

    “额……”江离陌有一片刻的呆滞。

    唐绵绵挠挠头,不好意思的说道,“不是,是龙夜爵这么说的,当时我也信来着,可他说是地下井……”

    江离陌收回了手,脸上依旧是无害的笑,可眼底却逐渐深沉起来。

    这一路走来,每到一个景区,唐绵绵几乎都会提及一次龙夜爵。

    说这无意,可听者却有心。

    “好吧,既然是假的,那我们就不用试了。”江离陌淡淡的笑着,并不介意的样子。

    唐绵绵赶紧摆手,“别,都来了还是试一下吧,就当是一种信仰好了。”

    江离陌眼底一刺。

    “不试了,也没什么想知道的。”他退出了排队的位置,让后面的人上前。

    后面的人有些意外,毕竟排了这么久的队,却不试,实在奇怪。

    唐绵绵有些歉意,跟着他离开,上了车还不忘道歉,“亚瑟,对不起,我向来就不是个懂风情的女人。”

    “是不对我懂而已。”

    “……”她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

    江离陌一笑带过,“我肚子饿了,现在去吃饭吧。”

    “……好。”

    李心念几乎是行尸走肉般,被君彻拉出来的。

    她对意大利的景区一点都不感兴趣,只想早日会江城。

    昨晚他们之间发生了关系,这让李心念很难接受。

    可君彻步步紧逼,让她没有一点的喘息机会。

    君彻大概也看出了她不怎么想游玩的意思,便提议去吃饭。

    她胡乱的点头。

    君彻眸色一沉,伸手将她按在车椅上。

    司机在前方目不斜视的开着车,对后方发生的事情一律无视。

    李心念被君彻捏着下巴,强迫跟他对视。

   宁波最好的癫痫医院; 君彻眼里尽是渗人的冰寒,犹如冰刀般,“跟我在一起就这么心不在焉吗?我就那么让你厌恶吗?”

    “既然知道,何必明说?”李心念倔强的回答。

    这句话成功的点燃了君彻的怒意,他捏着她的下巴,按在车椅上狠狠的吻上去。

    除了这样的惩罚,他似乎别无选择。

    李心念咬着牙关,不让他侵入。

    可君彻很有耐心,又咬又啃的,在她快松懈的前一秒,直接握住了她的绵软。

    “啊……”

    他趁机得逞。

    等他觉得够了,才松开了满脸红潮的她,嘴角冷艳勾起,“现在,你的唇上,你的身上都是我的味道,我看你还怎么想那个男人!”

    李心念闭上眼睛,不去看他嗜血的黑眸,即使喘着气,却也极冷的道,“一个人的心如果这么容易得到,我早就嫁给龙夜爵了。”

    “……”

    君彻额头的青筋暴起,一把握住了她的颈项,使劲用力。

    李心念闭着眼睛,精致的五官都开始扭曲起来,一点一点,让她喘不过气。

    可君彻并未松手,仿佛发泄着心里的怒气,直到她脸色惨白,身子渐渐软了下来,才松开了她。

    大量的空气涌入,让李心念难受的咳嗽起来。

    君彻满意的勾着嘴角,“要一个人的心的确不容易,但要你的命,却很容易,李心念,你最好别再挑战我的耐心,那后果,你付不起。”

    李心念耳朵嗡嗡着响,根本没空理会这男人。

    抵达了餐厅,她的气色稍稍恢复。

    而君彻的脸上,又是那种优雅的笑容。

    即使坐了十多年牢狱,即使他变得黑暗了很多,却也抹不去他骨子里的优雅。

    君家从小把他当继承人来培养,多少有些熏染的。

    一个人再怎么变,骨子里所拥有的东西不会变。

    李心念收回视线,端着手里的杯子一点点的喝着。

    这是她点的唯一菜单。

    一杯冰水。

    意大利的天气本来就很寒冷,这样一杯冰水下去,能让她更加清醒。癫痫病发作的因素有哪些r>
    君彻只当没看到,上了一桌子的中国菜,才看向她,“要么选择现在吃,要么就给我饿着,回山庄是没东西可吃的。”

    李心念并不介意,也不在乎他的威胁,依旧咬着吸管喝冰水。

    君彻视幽暗的瞳仁骤然紧锁,迸发出嗜血的暴戾,“好,你不吃可以,现在就跟我去开房,我做到你想吃为止!”

    “……”卑鄙!

    李心念推开了手中的杯子,拿着筷子,麻木的往嘴里夹着菜。

    辣的甜的咸的酸的,一律往嘴里使劲塞。

    君彻眉头一沉,黑耀的瞳仁变得深不可测,“服务员。”

    “先生请问有什么需要?”中式餐厅的服务员说着流利的普通话。

    “来一盘你们这里最辣的菜!速度!”

    “…务员离开。

    君彻才翘起了退,身子往后靠去,冷冷的看着她,“你要吃,我让你吃个够!”

    李心念的眼里闪着想将他撕裂的光芒。

    没多会儿,服务员送来了一盘剁椒鱼头。

    鲜红的辣椒铺砸上面,刺激着人的食欲。

    可李心念却觉得那红色似血,叫人害怕。

    君彻拿起筷子,将鱼头上的辣椒全部推到了她碗里。

    她的碗一点点的满了起来,直至最后一点。

    君彻松开了手,对她冷冷的笑着,“继续吃,用你刚才的速度。”

    李心念,“……”

    她吃不得辣,君彻是知道的。

    在出了事情之后,她绝食了很久,以至于患上了很严重的胃病。

    这些年的餐饮,都是严格按照医师的吩咐在食用。

    可现在,君彻却让她吃这么一大碗的辣椒。

    “怎么?不敢了吗?李心念,你的勇气也就能坚持到这里。”君彻鄙夷的笑着,眼里满是嘲讽。

    李心念握紧了手中的筷子,看着那刺目的红,整个胃部都似乎都在颤抖着。

    “当然,你也可以求我,这顿辣椒宴就可以取消。”君彻就是要跟这个女人证明,他让她往东,她不能往癫痫失神发作治疗西!

    他要的而是她听话!

    李心念咬着唇,在心里挣扎了许久,最后还是动了筷子。

    吃不死人的,吃不死人的……

    她这么在心里安慰着自己,而后一口口的吃着辣椒。

    入口的辣味,就像是一把火焰,在她嘴里点燃,炽热的燃烧着。

    没多会儿,她就受不得,眼泪横流。

    着一股火焰顺着食管蔓延到肚子里,肚子开始绞痛起来。

    又痛又辣的感觉,真叫人生不如死。

    可君彻只是冷冷的看着,似乎并没因为她这样的行为而动容半分。

    只是谁都不知道,他放在餐桌下的手,攥得有多用力!

    很好!

    即使在这个时候,她还是选择跟他对着干。

    看来这个女人是没长记性!

    忘记他昨晚说的话了。

    女人越是抗拒,越能激起男人的征服欲。

    而他现在,对李心念有的,只有征服欲。

    他要一点点的,折断她的翅膀!

    在她还强迫着往嘴里塞辣椒的时候,君彻伸手打翻了她的碗。

    鲜红的辣椒撒了一地,李心念大口大口的哈着气,连话都说不出来。

    服务员紧张的走过来,看着眼前这一幕,有些担忧,“请问需要帮助吗?”

    “水……我要……水……”李心念断断续续的说着,整个身子都仿佛置身祸害之中一样,难受至极。

    服务员还想问,君彻却一声怒吼,“没听到吗?让你拿水!快!”

    服务员慌慌张张的去取水,李心念的胃部已经开始疼痛起来,她一点点的滑下了位置。

    等服务员来的时候,她已是满头汗水。

    几乎是迫不及待的伸手抢过了水杯,往自己嘴里到。

    一瞬间的冰冷感,让她好了很多,可冰冷过后的新一波火焰又让她痛苦不堪。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热点聚焦
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北京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   郑州治疗癫痫的医院   癫痫病的最好治疗方法   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的医院   癫痫病如何治愈   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   武汉看癫痫专业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   武汉中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的医院   郑州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贵阳癫痫病医院   癫痫治疗医院   昆明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黑龙江癫痫病医院   西安癫痫病医院   甘肃癫痫病医院   兰州癫痫病医院   西安癫痫病医院   昆明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湖北癫痫病医院   哈尔滨癫痫病医院   长沙癫痫病医院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